楊懿如的部落格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2009年新年快樂

我和我的貓咪們
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attachments/200812/6409333849.jpg
這是我在花蓮的辦公室,歡迎蛙友們來坐坐。

2008年兩棲調查志工大會

attachments/200812/1130446648.jpg
12月13日在林務局辦理2008年兩棲調查志工大會
attachments/200812/7381414981.jpg
50多名志工夥伴來自全台灣各地
attachments/200812/0776117597.jpg
attachments/200812/4812661604.jpg
除了聯誼,最重要的是頒獎及授證
attachments/200812/9306839072.jpg
領了志工證,就是終身的兩棲志工,台灣蛙類的永遠好朋友!
感謝志工夥伴的付出,明年再見了。

腹斑蛙又叫了

時序入秋之後,逃逸到校園生態池的腹斑蛙也停止鳴叫,
本以為牠已經找好休息的角落,養精蓄銳明年再見。
沒想到,在上星期鋒面過後,牠居然又叫了,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難道牠感覺今年將是暖冬,不準備休息了嗎?
attachments/200811/6915660493.jpg
美崙校區地圖http://www.everytrail.com/view_picture.php?picture_id=185783
李鵬翔攝

2008 宜蘭九股山賞蛙

attachments/200810/4187731745.jpg
10月18日感謝宜蘭志工neo夫妻帶我們到他的樣區賞蛙,收穫豐富!
在九股山福德坑溪,我們總共紀錄到10種蛙類,包括褐樹蛙、面天樹蛙、艾氏樹蛙、白頷樹蛙、翡翠樹蛙、斯文豪氏赤蛙、古氏赤蛙、拉都希氏赤蛙、腹斑蛙及貢德氏赤蛙。
我很驚訝居然在湍流的溪畔看到貢德氏赤蛙,經neo說明才知道,原本貢德氏赤蛙住在溪流旁的濃密雜木裡,但辛樂克颱風造成溪流改道,雜木林不但變成開闊,也出現河道,所以貢德氏赤蛙的家變成溪流了!
附近居民在溪畔種菜,因此有不少蓄水的桶子,提供白頷樹蛙、翡翠樹蛙、拉都希氏赤蛙最好的繁殖地點。
attachments/200810/5036858808.jpg
福德坑溪旁的產業道路積水成為古氏赤蛙的樂園,有一隻古氏赤蛙自以為躲得很好,你找到了嗎?

志工夥伴真的很有心,蛙蛙世界有你們真好!
歡迎志工夥伴主動邀我一起賞蛙喔!

父子蟾?

attachments/200810/1693881494.jpg
偶爾看到電視政論節目出現「父子蟾」字幕,吸引我的注意力,原來名嘴及主持人在討論陳水扁如何保護他的兒子陳致中,把他們的關係形容為父子蟾,也就是爸爸用背著兒子的方式保護他。
這讓我想到二十幾年前,當時台灣恐怕沒有多少人瞭解蛙類世界,記得有次在木柵山區做調查,路上看到一對交配的蟾蜍,恰巧有位小朋友路過,好奇走過來看我們在做什麼,看到這一幕,小朋友馬上興奮的說:「媽媽在背小孩!」
我想一般有常識的蛙友們,應該都知道這是交配,不是保護。
但沒想到,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居然看到電視名嘴及政論節目主持人還像小朋友般,將交配的蟾蜍當成的爸爸背小孩,還認真的討論呢!
名嘴的話千萬不要隨便相信喔!
標籤: 青蛙收藏

阿美族的青蛙故事

10月8日生態與環境教育研究所到豐南社區辦理「環境教育典範教學」,
主題是「社區與小學夥伴關係」,因此安排社區解說員帶領到石厝溝探源,瞭解造就豐南米鄉的灌溉系統。
很幸運的我們由豐南社區才子莫言導覽解說,他也是一位歌手,應大家要求唱了一條歌「青蛙的項鍊」。
歌名很浪漫,但故事對青蛙而言,非常悲情。
話說很早很早以前,部落有一位美麗的阿美族姑娘,當然有美女當然有眾多帥哥追求,這位美麗的阿美族姑娘於是開出一個條件:「能送他一份最稀有禮物的男士,就是她未來的丈夫」。
其中一位聰明的帥哥向部落長者請益,得知背面有三條金線、發出螢光的青蛙,是最稀有的動物。
(我推測是金線蛙)
attachments/200810/8231125782.jpg
於是這位帥哥將部落所有有三條金線的青蛙都抓起來,將眼珠挖下來,串成一條項鍊,送給美麗的阿美族姑娘。
(聽到這裡,我渾身起雞皮疙瘩,浪漫的愛情故事怎麼變成兇殺案了呢?)
阿美族姑娘很滿意,但她的父母親不同意。
於是帥哥將青蛙屍體煮成湯,恭請美麗阿美族姑娘的雙親品嚐,沒想到喝完湯後,姑娘雙親的皮膚病馬上好了,讓他們非常開心,答應讓帥哥「入贅」阿美族姑娘家。( 阿美族是母系社會)

聽完這故事,我才知道為何金線蛙會被列入保育類:「原來是阿美族帥哥惹的禍」。

校園記事

10月時序入秋,生態與環境教育研究所前的生態池,居然來了一位新夥伴:白頷樹蛙,躲在草叢中鳴叫,不知道是打哪來的!
attachments/200810/7361390202.jpg
看起來安全的校園,其實也暗藏危險。
生態池旁就是車道,蛙兒不小心就成了輪下冤魂,曾在馬路上看過被車碾過的貢德氏赤蛙屍體。
此外,每隔一、兩月的割草機除草,也會不小心創造出「三腳蟾蜍」。
attachments/200810/1755715200.jpg
熊熊校狗也不幸在學校附近被車撞傷,原本下半身癱瘓,差點被安樂死。但在學校汪旺社同學的愛心照顧之下,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生命真是神奇,不但要尊重,也不輕言放棄!


attachments/200810/8776098537.jpg

虎山溪夜觀

10月4日和參加動物保護協會生態導覽志工培訓的夥伴們,一起到虎山溪夜觀。
行前我對晚上的蛙況其實沒有什麼信心,因為颱風剛過,白天又秋老虎做威,豔陽高照,感覺不太妙。
但沒想到,蛙蛙們居然很捧場,這個季節該露臉的幾乎都沒有缺席。
褐樹蛙最給面子,6:30天剛黑,遊客還在陸陸續續下山,牠們已經端坐在溪畔的石頭上。
螢火蟲復育區的水溝裡,住著古氏赤蛙,不知道牠們是沒有被颱風暴雨沖走,還是沖走後再回來?
拉都希氏赤蛙也出現了,讓志工夥伴們興奮的大叫:「拉肚子的青蛙耶」。
最讓我驚喜的是,今天晚上除了腹斑蛙之外,幾乎沒有聽到蛙鳴聲,看到牠們,都有不期而遇的喜悅。
平常愛熱鬧、吵雜的面天樹蛙,也安靜的攀在牆壁、欄杆、木棧道上等待。
在木棧道旁的草叢裡,驚見一隻超過巴掌大的盤古蟾蜍,大家議論紛紛,一致認為是曾祖母級長輩。
沒有蛙鳴,但有青蛙的秋天夜晚,讓我感到蛙兒們想在入冬之前,好好飽餐一頓。
我不禁想到「秋收冬藏」。
回程遇見一隻剛羽化的皇蛾,剛剛還有人提及今夜是否會遇見皇蛾,沒想到就出現了!
碰巧的事不僅這一樁,我告訴夥伴們樹上常有青蛇,果真遇見一條超大的青蛇。
今夜真是一個適合許願的夜晚!
祝福所有的蛙兒都幸福平安!

attachments/200810/854217307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