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懿如的部落格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斑腿樹蛙觀察雜記

6月1日星期六晚上,氣溫約攝氏27度,晴天,感覺是適合蛙類活動的夜晚,於是我和我先生來到離家不到30分鐘車程的桃園楊梅高榮濕地,
十多年前我們曾在這裡發現許多台北赤蛙,好久沒來了,不知道台北赤蛙可好?結果,滄海桑田,找不到以前曾去過的溼地,
倒是聽到一個池塘有不少貢德氏赤蛙鳴叫,停下來觀察,意外聽到路旁竹林傳來外來種斑腿樹蛙的叫聲。
attachments/201306/8289976855.jpg

於是我們循著聲音,穿過竹林,來到一處分布大大小小水桶的菜園,這是典型的斑腿樹蛙分布環境。
入夜後,澤蛙、小雨蛙的叫聲越來越嘹亮,澤蛙在草地到處亂竄,顯示這片菜園環境還不錯。
attachments/201306/1910482929.jpg

5-6隻斑腿樹蛙雄蛙坐在水深不到10公分的水域岸邊鳴叫,水中僅見澤蛙及小雨蛙蝌蚪,沒有斑腿樹蛙蝌蚪。
attachments/201306/9218463395.jpg

我們往竹林方向前進,沿途在淺水域發現一個卵塊,依舊沒有斑腿樹蛙蝌蚪蹤跡。
直到發現一個深約60公分長寬各約100公分60公分,位於樹下並有遮蔽的大水桶,
我們才發現一缸發育程度不一的斑腿樹蛙蝌蚪,還有兩個卵塊,原來這裡才是牠們的大本營。
attachments/201306/1619874178.jpg

attachments/201306/4855382563.jpg

attachments/201306/8734265349.jpg

就在8:30循來時路經過竹林時,突然發現4隻斑腿樹蛙母蛙頭朝下攀在離地約25-60公分的竹子上,聆聽雄蛙叫聲,讓人不禁好奇牠們從哪裡冒出來。
attachments/201306/2975757310.jpg

attachments/201306/5462540423.jpg

從目前的研究資料顯示,斑腿樹蛙雖然經常和台灣平地常見的澤蛙、小雨蛙一起出現,但斑腿樹蛙和牠們的習性截然不同,
斑腿樹蛙繁殖的習性和分布於台灣低海拔樹林環境的樹蛙比較相似,偏好使用有遮蔽的永久性靜水域。
attachments/201306/4131843409.jpg

牠們若是台灣原生種,應該生活在樹林,不是平地菜園。但目前幾乎都是在平地農墾地發現斑腿樹蛙的蹤跡,
很少在樹林發現牠們,非常有可能是人為因素,例如人們將帶有蛙卵、蝌蚪或成體的園藝植物或農作物帶到他處種植,
讓牠們在台灣西部平地擴散,並呈現非連續性的分布,非自然擴散分布。
attachments/201306/4384397388.jpg

經常有人問我,斑腿樹蛙看似無害,為何要控制呢?但請大家想想,福壽螺、白尾八哥等動物,不就在剛開始認為無害的情況下,
演變成今日的氾濫無法控制?不要移入是最好的外來種控制方式,請大家在移動園藝植物或農作物時,千萬不要夾帶其他生物,助長外來種的擴散。

梭德氏赤蛙的一生全紀錄

2010年10月2日晚上9點,和李鵬翔來到霧峰桐林二橋,遇見梭德氏赤蛙的集團婚禮,
李鵬翔拍攝到梭德氏赤蛙一生的照片,我則錄到梭德赤蛙的各種叫聲,真是收穫豐富。
attachments/201010/5172648389.jpg
當天是少看到100隻以上雄蛙
attachments/201010/6466050803.jpg
雄蛙通常坐在石頭上鳴叫
attachments/201010/4785236993.jpg
是少有50對配對,今天是梭德氏赤蛙的黃道吉日,集團結婚。
attachments/201010/4507077924.jpg
有些雄蛙不甘寂寞。
attachments/201010/3870155284.jpg
於是上演搶親記。
attachments/201010/2913292398.jpg
兇狠的拉氏青溪蟹也乘機攻擊,破壞成雙配對。
attachments/201010/3500445830.jpg
4隻螃蟹一起啃食1隻可憐的梭德氏赤蛙。
attachments/201010/2902614556.jpg
趕走了大螃蟹,來了小螃蟹。
attachments/201010/4555001496.jpg
雄蛙輕輕的抱住雌蛙,發出細細的交配叫聲,雌蛙瞬間產下一團卵塊,這是牠們愛的結晶。
attachments/201010/5620673603.jpg
左邊的是受精的卵塊,右邊沒有受精。
attachments/201010/1370818086.jpg
蝌蚪聚集在溪畔流水緩面的地方。
attachments/201010/6923463992.jpg
找找看,青蛙在哪裡?

八里的斑腿樹蛙

蛙友回報發現斑腿樹蛙的地點越來越多,
讓我對斑腿樹蛙在台灣的分佈與擴散情況充滿了興趣,
7月24日晚上,到八里探訪斑腿樹蛙,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調查的第一個地點是頂寮二街的一個小果園,種了柚子、鳳梨、竹子等作物。
有許多灌溉用的水桶,地面有很多枯枝落葉,當然也有很多的蚊子。
聽到至少10隻個體躲在水桶裡或落葉下鳴叫,
發現3隻個體,花紋變化很大,有淺色形、X字紋及條紋,
外型和白頷樹蛙真的很難分辨,但大腿內側的網紋和白頷樹蛙差異很大。
水桶裡發現三個卵塊,但似乎沒有受精,沒有發現蝌蚪。
果園裡僅有白頷樹蛙,附近水溝有澤蛙。


attachments/201007/7173011544.jpg
背部花紋是條紋(李鵬翔攝)
attachments/201007/3427271546.jpg
顏色很淺,依稀可看出背部有X花紋(李鵬翔攝)
attachments/201007/7777936929.jpg
大腿內側花紋是區分白頷樹蛙和斑腿樹蛙的最佳外型特徵。(李鵬翔攝)
attachments/201007/3282760612.jpg
產在水桶理的卵塊居然是灰白色,未發育。(李鵬翔攝)

第二個地點在八里挖子尾,紅樹林旁的蘆葦叢中,聽到至少10隻以上斑腿樹蛙的叫聲。
在黃槿樹旁的菜園裡,發現躲在水桶裡鳴叫的斑腿樹蛙。
也在地上找到一隻幼蛙,牠們顯然已經落地生根。
同時發現中國樹蟾的幼蛙。
真奇怪,在這裡沒有平地常見的澤蛙及黑眶蟾蜍,
居然有中國樹蟾及斑腿樹蛙,應該不是自行擴散而來,哪是誰引進的呢?
attachments/201007/7803296979.jpg
躲在水桶裡鳴叫的斑腿樹蛙(李鵬翔攝)
attachments/201007/7606030166.jpg
幼蛙(李鵬翔攝)

從台中石岡到八里,我發現斑腿樹蛙都出現在菜園及果園等農墾地,
此外,聽說台北新海濕地及台中都會公園也有。
讓我強烈懷疑牠們跟著農作物及苗木四處擴散,只要有水有遮蔽的地方,牠們都能生存及繁殖。
看來,要移除牠們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台灣蛙類有幾科?

為了查詢斑腿樹蛙及白頷樹蛙學名,進入AmphibiaWeb網站,發現2009年蛙類分類又有新發展,原來的樹蛙科及叉舌蛙科併入赤蛙科變成亞科。也就是說,台灣蛙類僅有蟾蜍科、樹蟾科、狹口蛙科及赤蛙科(赤蛙亞科、叉舌蛙亞科、樹蛙亞科)。分類變來變去,實在叫人頭大啊!如果跟著分類學者變更,實在無法進行推廣教育,所以我覺得教育大眾時,盡量用常用、大家熟悉的俗名。
至於斑腿樹蛙及白頷樹蛙學名,我覺得很有趣,還在探索中。若用俗名來稱呼,根據2010年吳和瑾等人在台灣生物多樣性研究期刊發表,出現在馬祖、台灣中部的斑腿樹蛙學名是Polypedates megacephalus,那原本是台灣的白頷樹蛙學名,周文豪教授認為台灣的白頷樹蛙是Polypedates braueri(布氏樹蛙),但在AmphibiaWeb網站資料庫查無此蛙。和白頷樹蛙相近的物種統稱為Polypedates leucomystax species complex(白頷樹蛙種群),分類很複雜,尚未有定論。所以台灣白頷樹蛙的學名為何?我也不知道,姑且稱之為Polypedates leucomystax species complex的一種!

The family Ranidae 赤蛙科has been recently revised taxonomically by Bossuyt et al. (2006) and this taxonomy has been followed by Wiens et al. (2009). Ranid subfamilies include:
(1) Ceratobatrachinae (Malaysia, Philippines, Borneo, Papua New Guinea, Bismarck Archipelago)
(2) Conrauinae (Africa)
(3) Dicroglossinae 叉舌蛙亞科:澤蛙、虎皮蛙、海蛙、古氏赤蛙
(4) Mantellinae (Madagascar)
(5) Micrixalinae (India)
(6) Nyctibatrachinae (Western Ghats, India; Sri Lanka)
(7) Petropedetinae (Africa)
(8) Phrynobatrachinae (Africa)
(9) Ptychadeninae (mainly Africa)
(10)Pyxicephalinae (Africa)
(11)Raninae (cosmopolitan except for most of Australia and southern South America)赤蛙亞科
(12)Ranixalinae (India)
(13)Rhacophorinae (Asian treefrogs).樹蛙亞科

Literature:
Bossuyt, F., Brown, R. M., Hillis, D. M., Cannatella, D. C., and Milinkovitch, M. C. 2006. Phylogeny and biogeography of a cosmopolitan frog radiation: late Cretaceous diversification resulted in continent-scale endemism in the family Ranidae. Systematic Biology 55, 579?94.


Wiens, J. J., Sukumaran, J., Pyron, R. A., and Brown, R. M. "Evolutionary and biogeographic origins of high tropical diversity in Old World frogs (Ranidae)." Evolution, 63, 1217-1231.

終究要面對的意外訪客-斑腿樹蛙

5月22日晚上探訪台中詹見平校長組成的兩棲調查志工隊,主要是因為詹校長告知他的樣區出現不明蛙類。但從他的描述,我推測是幾年前意外引進台灣的斑腿樹蛙Polypedates megacephalus,外型很像白頷樹蛙,但叫聲較急促,明顯不同。幾年前我也曾在台中梧棲看過,也確定斑腿樹蛙是從彰化田尾引進到台中,沒想到近幾年已經在台中石岡一帶擴散開了!我有點擔心斑腿樹蛙和白頷樹蛙之間的競爭,也擔心雜交問題。過去幾年,我一直都希望牠們能因適應不良自動消失,所以不想列入台灣的蛙類新紀錄種,但如今不得不面對了,將列入今年的監測重點之一。
attachments/201005/1986159861.jpg
斑腿樹蛙廣泛分佈在東南亞及中國大陸。
attachments/201005/0626991844.jpg
外型和白頷樹蛙很像,叫聲也是「搭搭搭搭」如連珠砲,但較連續急促,變化很多。
台灣的族群背部通常有X花紋,
但在其他地區,有些有條紋及斑點,甚至褐色沒有斑紋。
吻端較白頷樹蛙尖,顳摺上方沒有明顯橘色花紋。
attachments/201005/5681962376.jpg
大腿內側網紋較粗。
attachments/201005/4684271604.jpg
生態習性和白頷樹蛙類似,在靜水域旁的植物體上或草叢根部鳴叫及產卵,
產黃色泡沫卵塊。蝌蚪吻端也有白點。

20100409宜蘭林美石磐林道夜調

4月9日和宜蘭兩棲調查志工團隊一起到林美石磐步道進行春季調查。因為前天才剛下過雨,蛙況非常的好。在入口附近的竹林,看到不少的艾氏樹蛙,也聽到中國樹蟾合唱。步道沿著溪谷蜿蜒,當然少不了斯文豪氏赤蛙、古氏赤蛙和褐樹蛙。石磐指的是一片非常大而平整的石塊,上面有好幾窪的積水,是日本樹蛙、澤蛙、腹斑蛙、拉都希氏赤蛙的家,還有好多卵及蝌蚪。回程已經接近12點,面天樹蛙叫得正興奮,盤古蟾蜍也到步道上覓食,算一算,今天記錄11種蛙類,真精采。感謝志工夥伴們在全台灣紀錄及保護台灣的蛙類,大家能一起努力真好。
attachments/201004/4748784990.jpg
兩棲志工Neo專心拍照
attachments/201004/6448471104.jpg
古氏赤蛙玩捉迷藏

attachments/201004/8414794701.jpg
斯文的斯文豪氏赤蛙

梭德氏赤蛙蝌蚪

attachments/200910/3278024196.jpg李鵬翔攝
10月10日國慶日,來到台中霧峰桐林二橋觀賞梭德氏赤蛙。
溪流裡雖然沒有太多梭德氏赤蛙,但在岸邊緩流處,聚集不少剛剛孵化出
來的梭德氏赤蛙蝌蚪。

attachments/200910/4137050686.jpg

我好奇的把手指伸進蝌蚪群中,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結果有些小蝌蚪
游過來吸附在我的手指上,
我可以感覺到有好多蝌蚪在輕輕的啄我,好有趣。
梭德氏赤蛙蝌
蚪生活在流水環境,蝌蚪腹部有吸盤,
除了幫助牠們吸附在石頭上,避免被水沖走外,
也協
助蝌蚪刮食藻類。

溪流裡沒有太多的梭德氏赤蛙,
但看到不少梭德氏赤蛙過馬路,真是險象環生。
還好我們的車速很慢,青蛙都閃得過。

9月至12月是低海拔梭德氏赤蛙繁殖期,會集體從森林遷移到溪流,
過馬路時常遭車輛壓死,可以在路旁設簡單圍籬攔阻。
大家一起來幫助青蛙過馬路吧!

中秋節賞蟾蜍

attachments/200910/5900628319.jpg
 
回三芝過中秋節,和妹妹一家人到佛朗明哥社區賞蛙,遇見一隻害羞的母黑眶蟾蜍。
在拍照
的時候,牠先撒一大泡尿準備尿遁,之後發覺無效,居然拉大便,
這一招沒有嚇到我們,僅
招來一陣笑聲。
蟾蜍雖然有毒,但牠們的毒性主要用來警告和防禦,只要不吃牠們,人們是
不會中毒的。
最後這隻無辜的蟾蜍終於跳進草叢,我們也開心的和牠說再見,希望牠在中秋
節的晚上不要作惡夢!
對了,傳說中蟾蜍和月兔一起住在月球,都代表皎潔的月光,
中秋節
晚上抬頭賞月時,不僅要賞月兔、嫦娥,也要賞蟾蜍喔!